开学即毕业、毕业就失业?疫情下,“毕剩客”的焦虑与破局

开学即毕业、毕业就失业?疫情下,“毕剩客”的焦虑与破局
疫情中,在所有受影响的人群中,2020届高校结业生可以说是最焦虑的集体之一。线下的宣讲、招聘活动都被暂停,“开学即结业、结业即赋闲”的惊慌让结业生们莫衷一是。当下,“云招聘”已发动,但难习惯线上面试、无法提早实习、企业招聘需求紧缩,许多结业生无法宣布“我太难了”的呼声。  在绍兴市上虞区人社局,上虞区用人企业和四川小金县务工人员进行网络专场招聘。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  求职沟通变成了比惨大会  “迟迟没有面试告知,我的求职是敞开了单机形式吗?”“早知春招如此难,秋招时我就不会挑三拣四了”“校园不允许外出实习,转正的时机就这么溜走了”“我更想哭,年前拿到的offer说没就没了”……在一个名叫“不做毕剩客”的微信沟通群里,一些企图从春季招聘中包围的应届生们叫苦连天。  “求职沟通变成了求职比惨大会,太让人喘不过气了。”在厦门大学读研三的小陈是该微信群中的一员。线下双选会撤销,小陈的手机里下载了6个求职App、重视了一大堆招聘大众号、还加入了3个求职沟通群。  焦虑在这些寄希望于春招的年轻人之间传递,疫情将他们推至“开学即结业、结业就赋闲”的惊慌面前。查找职位、修正简历、投递简历、重复改写邮箱查看是否有新进展、在群里吐槽,成了不少应届求职者的宅家日常描写。  关于另一名应届结业生小林来说,当下求职最大的“苦”莫过于线上招聘中的视频面试环节。为了给面试官留下更好的形象,小林还特意在网上买了一款200多元的高清摄像头。  长途面试当天,小林早早起了床,洗好头、化上淡妆、精心搭配了一套衣服,提早调试了家中的网络、安置好面试布景、和家人打好招待避免半途被打扰……但比及视频连线时,面试官那头的网络出情况。“画面卡顿、语音延时,彻底打乱了我的节奏。”小林以为,视频里自己形象欠安导致面试落选。  一场检测心态的持久战  “从前这个时分都现已开端面试了,但一些公司到现在连招聘岗位都还没放出来。”作为本年874万应届结业生中的一员,湖南大学的小徐不断改写着招聘信息,却发现企业并不着急招人。  比较秋招,春招本就缩水了不少,疫情更是敞开了春招的“困难形式”。  ——招聘进展放缓,“金三银四”或将变成“金五银六”。“金三银四”本指每年三四月都会迎来的一波招聘热潮,但是推迟复工让不少企业春招的日程安排也相应推后。招聘顶峰拖延、简历杳无音信、HR“已读不回”,春招俨然成为一场检测心态的持久战。  ——招聘方法改变,视频面试惹忧虑。疫情防控期间,线上面试已成常态。小徐为自己的镜头恐惧症列出了几个典型症状:神态严重、肢体生硬、言语磕巴。有HR也对线上面试的作用表明忧虑:应聘者的肢体言语细节、为人处世礼仪、临场反响才能都无法在线上得到全面展现。  ——岗位需求削减,人才扎堆“大厂”。疫情冲击下,大中型和稳健型企业,凭仗相对较强的抗危险才能成为求职者眼中的香饽饽。某大型企业人力资源总监邓柳泄漏,本年校招收到的简历数量远超去年同期,“公司HR现在还需加班加点,算是美好的烦恼吧”。许多小公司则已撤销校招方案,“公司没有关闭已是万幸,紧缩人力实属无法之举”。  与其被迫焦虑,不如自动破局  “你不活跃求职,莫非作业会上门找你吗?”结业生家长冯女士说自己的孩子愁于找不到作业,整天“家里蹲”,在虚度光阴中堕入焦虑。对此,某招聘途径客户经理张慧玲指出,求职阵线拉长,学生应建立清晰的奋斗目标,把等候期变为蓄电期。  线上招聘方法在未来或将成常态。湖南大学公共办理学院院长李连友教授提出,校园应活跃训练学生线上应聘技巧。面临岗位缩招、人多粥少的求职窘境,李连友说,决心比岗位更重要,应届生可采纳“先工作、后择业”的求职战略。  现在,人社部、教育部等部分推出了一系列拓展结业生工作、升学途径的方针和办法,如扩展国有企业、事业单位、底层服务项目、应征入伍等招聘招募规划,扩展硕士研究生、专升本招生规划等。  安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辅导员程啸说:“其实岗位仍是较多的,最近不少用人单位联系了我,关键是学生愿不愿去找、愿不愿去做。”他主张结业生们要多测验,不要眼高手低。  “人难我难莫畏难,关关伤心关关过。”华中科技大学小倪说,一位非典时求职的长辈告知他,当年许多应届结业生的求职梦遭到冲击,但后来一切都好了起来。在小倪看来,虽然工作压力空前,但现在有了比其时更为兴旺的互联网求职途径,因而自动寻找时机比被迫焦虑更为有用。(张格)

Leave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